波司登直面沽空指控股价反弹 波司登三度澄清获多家券商力挺
发布日期:2019-06-30 09:55   来源:未知   阅读:

  “我们觉得公司业绩基本没有什么问题,但大家关注的可能是公司管治是否存在问题,比如是否存在关联交易等。”据参加会议的某机构投资者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

  6月24日,沽空机构博尼达斯(Bonitas)发布报告称,波司登存在夸大的收入和利润、未公开的关联方交易,以及以天文数字般的高价从未披露身份的内部人士手中收购资产,并称其短期股价应为0。该报告让公司股价直线下挫,在短短的一个多小时里,港股波司登大跌24.78%,市值蒸发60.9亿港元。

  三天后,27日,波司登国际控股有限公司首席财务官朱高峰在香港举行的业绩记者会上表示,公司不清楚沽空机构的用意,“他们并未主动接触我们,也没有对公司进行调研和采访。”

  同时,他表示,公司对股价十分有信心,“没有花一分钱做股价维护”。他透露,公司主席高德康自2007年上市以来并无作任何股份减持,持股比例超过70%。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12月28日,公司创始人高德康先生通过康博投资、康博发展、盈新及豪威拥有公司71.69%的股份。

  截至6月27日收盘,波司登(的股价大幅反弹4.4%,收报2.21港元/股,成交金额达到1.41亿港元,最新市值为217亿港元。

  Bonitas由著名沽空机构Glaucus Research创办人Matthew Wiechert创立。Wiechert此前曾表示,近期沽空机构的困难在于中资股的防卫愈来愈好,他们会向银行或政府寻求低成本融资,并会回购股票,以反击沽空行为。

  同日,波司登在香港中环的四季酒店举行了一场投资者交流会。“我们觉得公司业绩基本没有什么问题,但大家关注的可能是公司管治是否存在问题,比如是否存在关联交易等。”据参加会议的某机构投资者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

  对此,朱高峰在记者会上表示,公司在收购交易中都是与独立第三方进行,并不存在关联交易。对于财务造假问题,他则表示由于统计标准和涵盖范围不同所致,不确定是否沽空机构“故意忽略”。

  对于虚增利润,波司登反驳称,沽空报告的统计标准和涵盖范围的不同带来了高达7.7亿元的差异。公告指,Bonitas指控公司自2015年起夸大纯利8.07亿元,不过沽空报告采用的报告日期为12月31日,而公司年报所用日期则为3月31日,造成了3年净溢利差异共2亿元。此外,沽空报告所用数据仅涵盖19家公司,但公司财务报表中,更包括额外约20家境外公司及40家境内公司。

  以上两项因素,合共造成约7.7亿元的差异,但此一事实遭到沽空报告的忽视,由此,波司登认为对公司虚增纯利的指控并不属实。

  事实上,波司登作为中国龙头羽绒服品牌,但依然未能摆脱家族企业的印记,多位家族成员身居要职。目前公司管理层中,执行董事梅冬为高德康之妻;2017年6月离任的副总裁和执行总裁高妙琴为高德康表妹,其任职长达三十年;另一位执行董事高晓东,为高德康之子;高德康女儿高晓红则为公司股东。

  上述投资者表示,目前公司股价基本合理,但暂时仍将持观望态度,“在短时间内,作为投资者也很难判断孰是孰非。”同时,他透露,曾在今年年初在1港元左右建仓,“但在6月左右已经套现了,主要是因为股价涨得太高了。”

  有人曾比喻,在资本市场的汪洋大海里,沽空机构就像是鲨鱼,只要上市公司露出一丁点的破绽,它们就会像鲨鱼嗅到血腥一样蜂拥而至。

  近年来,多家海外沽空机构频频狙击港股,尤其是一些内地在港上市企业,包括市值过百亿港元的明星公司。通常,沽空机构会以上市公司财务报表中的漏洞、关联交易和公司高管的不当行为等方面作为突破口,制作一份详实的做空报告,并提前进行借票空仓。目前香港资本市场可以做空的方式包括卖空证券、交易股指期货、期权、权证、牛熊证等。

  自2018年以来,波司登转向聚焦中高端主航道、主品牌的策略,同时大幅收缩多元化业务,取得了不错的成效。投资者用脚投票,公司股价自去年7月以来稳步攀升,至今年4月底的累计涨幅超过1倍,相比2016年初的低位已经飙升了近3倍。

  高德康在会上表示, 虽然全球经济有下行压力, 但预期中国羽绒服市场将不断扩大, 市场规模至2021年将达到1.4万亿元, 公司会继续以羽绒服为核心业务,进一步提升毛利率。

  根据公司的财报显示,截至今年3月底,品牌羽绒服旗下波司登、雪中飞、冰洁三个品牌的毛利率分别达到60.6%、49.7%、29%,同比均有上升。朱高峰透露,未来公司在品牌羽绒服会形成高中低的差异化产品线%。 同时,为了迎合年轻消费者热衷网上购物的消费习惯,公司与天猫、唯品会达成战略协议,上一财年内品牌羽绒服、女装业务网上销售收入分别达到17.66亿元、6750万元,占比分别为23.1%、5.6%。

  在渠道方面,朱高峰表示,公司将结合线上、线下双线并行的战略,线下店铺进一步优化,开大店,关小店,更加注重店铺的绩效而非质量。截至3月底的财年内,店铺数量增幅不到5%,然而销售收入增幅却超过35%。

  在业绩期末,波司登账面的净现金值达到54亿港元。对此,他透露,公司在未来一两年内不会主动寻求并购,“在保证现有业务增长的前提下,不排除在垂直整合方面进行一些战略合作,帮助品牌的升级。”

  面对沽空机构的第二次“狙击”,6月27日早间,波司登再次发布澄清公告,否认沽空报告作出的指控,并认为沽空报告的指控为单方面及具有误导性,沽空报告关于公司的业绩结论不正确。这已是波司登针对沽空机构第三次发布澄清公告。

  波司登首席财务官兼副总裁朱高峰当日在媒体沟通会上表示,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公司回应的所有内容都要经得起推敲。公司对合规性有把握,沽空机构拿出部分数据去质疑不合理。目前,公司未收到监管层对做空方和上市公司进一步调查的相关信息。

  6月27日,多家券商发布研报力挺波司登。东吴证券表示,波司登2018/2019财年业绩大幅超预期,看好公司聚焦主航道的发展战略,带动收入利润强劲增长。公司兼具强增长、高股息的属性。

  针对沽空机构第二份报告,波司登6月27日再度发布澄清公告,回应了沽空机构的指控,并披露了更多细节。

  第二份沽空报告对波司登的指控主要在于四个方面,不信任波司登对虚构净利润质疑的回应;波司登虚构“杰西”的收入;周美和并非杰西的创办人;涉及邦宝交易的卖方均非独立第三方。

  对于沽空机构关于虚构净利润的指控,波司登指出,沽空机构和波司登选用的财务报告期以及涵盖范围不同,进而出现7.7亿元的差异。沽空机构选用的年报报告日期为12月31日,而本集团年报所用的报告日期为3月31日。仅这一点导致过去3年与沽空机构的溢利差约为2亿元。同时,沽空报告所用数据仅涵盖19家公司,而集团财务报表额外计算了约20家境外公司及40家境内公司。

  关于周美和并非杰西的创办人的指控,波司登称,女士时装品牌杰西由周美和创办的深圳美宝和服装有限公司于1998年推出,有关业务其后由深圳杰西推进。深圳杰西的两位初始股东张林海和赖雄亮分别是周美和的妹夫和外甥,周美和在2008年之前未持有深圳杰西任何股权,是考虑到周美和作为香港居民倘若成为深圳杰西的股东,深圳杰西将无法享有仅提供内资企业的税务豁免。自深圳杰西成立以来,周美和一直是其法定代表人。这从深圳杰西的注册成立文件可以见到。周美和一直是深圳杰西的最终实际控制人。

  6月24日,沽空机构发布的第一份报告称,自2015年以来,波司登捏造了8.07亿元净利润,多报了174%。公司主席高德康从公司抽走20亿元现金和股票。并短期认为波司登股票的最终价值为0.00港元。

  6月25日早间,波司登发布澄清公告,否认报告中对公司的所有指控。6月26日,第二份针对波司登的做空报告发布,指责波司登在女装项目收购上说谎,不信任波司登对虚构净利润质疑的回应。波司登当日发布澄清公告称,该报告具有误导性、偏见性、选择性、不准确及不完整陈述以及毫无根据指控及不负责任猜测。

  在6月27日召开的业绩发布会上,波司登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高德康表示,预期至2020年中国羽绒服市场规模达1600亿元,全球羽绒服市场规模于2021年度达1.4万亿元,集团市场空间仍很大。

  波司登6月26日发布的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财年,波司登营业收入首次突破百亿元大关,同比增长16.9%至103.84亿元;权益股东应占溢利9.81亿元,同比增长59.4%。其中,品牌羽绒服业务和贴牌加工管理业务是波司登聚焦的主要业务方向。羽绒服业务实现收入76.58亿元,占总收入的73.7%,同比上升35.5%;贴牌加工管理业务收入13.68亿元,占总收入的13.2%,同比上升46.1%。2018/2019财年,波司登毛利由上年同期的41.19亿元增加33.9%至55.14亿元。毛利率较上年的46.4%提升6.7个百分点至53.1%。

  朱高峰表示,未来2年会提前完成门店改造计划,新开店的增速会保持稳定。公司在手现金充足,但不会主动收购。公司渠道调整已经完成,正在进行结构优化,未来店铺的数量增长是可以预见的。布局的重点不在于店铺数量的增加,更关注渠道质量提升。公司将聚焦主品牌,继续发展线上渠道业务,争取线上销量占总销量的三分之一,同时扩大年轻客群。

  多家券商发文力挺波司登。东吴证券指出,波司登2019财年业绩大幅超预期,看好公司聚焦主航道的发展战略,持续提高产品力,强化品牌力,带动收入利润强劲增长。2018年以来,公司聚焦主航道、收缩多元化,产品、渠道、供应链、营销形成共振,主品牌升级取得成功。目前,公司库存、现金流均在健康水平,每年高分红。

  根据东吴证券发布的研报,沽空机构指责公司虚增利润的计算过程存在误导;女装并购价格与物业处置价格公允,女装业务协同整合正在持续推进,而山东冰飞以市场评估价格出售物业所得款项已反映在资产负债表其他应收款项目中,该应收款的往来方系其他子公司,并非董事长。东吴证券表示,公司2018年提出聚焦品牌羽绒服主航道战略,在产品与品牌营销上加大投入。对公司未来发展抱有信心,继续维持“买入”评级。

  此外,中信证券认为,波司登作为中国羽绒服龙头,正在从改善品牌调性、提升供应链快反能力、加强电商运营、优化门店结构等角度全方位升级,已被年轻、时尚消费群体接受,成为中高端羽绒服消费的主要选择。

  中泰证券称,作为战略聚焦羽绒服业务的第一个财年,高溢价产品线的增量推动,以及供应链管理的持续优化,将为公司未来的盈利持续增长提供核心驱动。公司品牌化战略落地稳定可期,预计2020-2021财年净利润分别为9.97亿元、12.24亿元,对应EPS分别为0.09、0.11元。

感谢阅读,欢迎再来!